“鸟王村已经有数百年的种茶历史。”雷家才说,“以前野生茶是贡品,产量不多,山里人家只移种一点点,换些盐巴吃。大部分田地还是种水稻、玉米,产量很低。”

“基建补短板”是去年下半年以来一条重要的政策主线,但哪里是短板?如何补短板?这对基建产业链上的投资又有怎样的涵义?